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感悟生活网 > 反馈调节正文

少数派报告——不一样又怎样

“《少数派报告》将会是一个系列,一个讲述社会里最边缘的那些人的系列。”

2017年5月24日,台湾司法院宣布同性恋婚姻合法,从那时起,台湾便成了亚洲第一个承认同性恋婚姻的地区。而台湾同性恋婚姻的合法化,被视作人类对同性恋态度上的一大进步,而这一大进步,跟一个孩子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他叫叶永志。

叶永志出生在台湾屏东县,他从小便跟其他的男孩子有一点“不一样”。他有着很强的女性化气质,姣好的面庞和阴柔的身姿让他一直备受歧视。他在学校被同学霸凌,甚至连生厕所的权利都被剥夺。同学还经常让他在洗手间脱裤子以“验明真身”。饱受欺凌的叶永志只能找母亲诉苦,而母亲去学校申诉换来的反馈竟是让母亲带他去看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很坚定地告诉他,他没有丝毫不正常,而那些觉得他不正常的人,才是真的不正常。

心理医生的话,虽然起到了安慰的作用,但却没有让叶永志的生活好起来。为了上厕所时能躲避同学,他不得不在上课时间申请去洗手间,而谁知,就在一次即将下课的时候,为了躲开旁人的他又一次请假,而这一次,他却再也没有回来。小志被发现在厕所摔倒,血流不止的他很快的失去了生命,而学校,竟然在没有报警的情况下,私自处理了现场。

后来,叶妈妈用了六年,终于在2006年维权成功。2006年9月12日,台湾高等法院高雄分院宣布,判决高树国中校长,主任,庶务组长三人过失致人死亡,处以有期徒刑。

再后来,叶妈妈积极投入到“性别平权”运动,她总是严肃的反问着那些歧视和欺凌的人:“他们有罪吗?”

他们有罪吗?

叶永志的故事一直得到蔡依林的关注,而就在蔡依林的新专辑《怪美的》里,有一首名为《玫瑰少年》的歌,正是这位亚洲天后为这个群体发出的声音。

“你并没有罪,有罪的是这世界,生而为人无罪,你不需要抱歉”。

“哪朵玫瑰,没有荆棘,最好的报复是美丽,最美的盛开是反击”。

很久以前,认识一个网友。

起初是在足球游戏上相识,我技术很菜,他比我还菜,本着趋利避害的心理,我成功的把他拉入我的关系网,至少这样,在这个游戏圈里,我就不是我认识的人里最菜的一个了。

后来随着学业的繁忙,游戏玩的少了,偶有一次兴起登录,本想邀请他打两把帮我找找自信,他却回复我说,游戏删了,号也卖了。我挺吃惊,想着他曾经还对这游戏蛮有兴趣,怎么会轻易放弃。他在社交软件的那头发来一个苦笑的表情,告诉我他玩儿这个游戏的初衷只是为了合群,只是后来他不想再委屈自己,所以就不再装模作样了。

我说怪不得他玩儿的这么差,他没理我,过了一会儿,发过来几个字。

“我觉得我心里,住着一个女孩子”。

那天我们攀谈许久。

他说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开始对女装饶有兴趣,开始觉得口红的色号都很好看,开始对化妆品有了研究。再后来,愈演愈烈,他开始偷偷穿女装,偷偷给自己化妆。但是他很怕,怕被别人知道他有一个这样的内心,所以跟着别的男生一起玩儿足球游戏,一起逃课打架。

“那你为什么告诉我?”我挺好奇的。

他说觉得我人还不错,而且是网友,即使我把他的事儿抖搂出去也不会有什么他身边的人知道,对他的影响不大,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不想再遮遮掩掩,他想慢慢的告诉他身边的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而我,只是一个试点,他想看看别人都有什么反应。

我告诉他,无论他是他还是她,每个人都要做让自己快乐的事。

从那之后,他偶尔会跟我诉苦,也会给我看他新买的衣服,再后来,他向身边的人公开了他的性取向,得到反对和不解不少,他却从没退缩。

听《玫瑰少年》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他。

很久没联系,不知道他现在还是他,或者已经变成了她。

但是至少,我给了他应有的尊重,无论他跟我一不一样,无论他是不是那个少数派。

他们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的少数派。他们比普通人更努力更小心翼翼的活着,可不幸的是,太多人站在道德的高地指责着他们,剥夺着他们的法律权利,侵犯着他们的人身安全。然而,这真的不是一种可取的行为。我们要学会尊敬,学会尊敬别人的选择,学会尊敬社会文明的多样化,学会尊敬那些合理的不一样。

他们有罪吗?

他们没有罪,我们更不能成为罪人。

《少数派报告》001--尊重多元性别,尊重那些他身体里的她,和她身体里的他。

《少数派报告——不一样又怎样》: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