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感悟生活网 > 好大喜功正文

毁人童年的他,凭什么频频上热搜?

最近几天,郑渊洁,这个男人实火。

先是他相当严谨的祝福,让人直夸可爱。

因为已经祝福过一个考生考研全国第一了,微博的粉丝只能祝她考全国第二。

然后是各大平台有趣的评论区,没有阴阳怪气和吵架,大家都在认真互动。

可以说是一片珍贵的净土。

而他本人也由此被称为5G冲浪选手,被夸活的通透

因为芒果台收礼门的问题,他和粉丝的互动又被提及。

虽然当年收到的信件很多,但每一封在他心中都无比珍贵,为此,买下10套房安放读者写的信

既然上了这么多热搜,他丝毫没有浪费热度,但关心的依旧是知识产权

皮皮鲁、卤西西、舒克,这些被抢注的商标,使用的卡通形象,

侵犯了他应当享有的在先权利。

并不是因为爱财,而是真的较真。

“靠剽窃他人成果、搭别人便车报复的人晚上睡觉踏实吗?

靠自己正当劳动一步一个脚印增加的才是财富。”

这么多热搜看下来,真的是风趣幽默,三观还正。

郑渊洁真是个“宝藏男孩”。

今天河马哥不讲电影,不说演员,给大家唠唠这个“童话大王”

》》》“毁人童年”郑渊洁

看到这个标题可能你会说河马哥标题党。

毕竟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大灰狼罗克...

郑渊洁制造了太多的童年回忆。

但河马哥却认为相当合适。

看看作品目录标题,有些词汇,成年人都会脸红心跳。

仿佛就是在教唆小朋友犯点错误。

美人计!!!上床!!!乳刑???

不仅如此,童年阴影《魔方大厦》,就是出自郑渊洁之手。

诡异音乐、阴间画风、魔性笑声、怪诞情节。

真的是少儿不宜!

《皮皮鲁送你100条命》作为家庭安全教育题材的书籍。

竟然第19条明确说明:背心裤衩覆盖的地方,不让别人触摸。

不要和家人以外的任何人单独在一个房间里待30分钟以上,特别是异性。

要知道这东西,中国家长闻风丧胆。

这还不算硬核,成人世界的道理,早就在他的笔触赤裸。

在《舒克和贝塔历险记》里,郑渊洁这样写道:

“没有贪婪和欲望,人类就永远不会前进。有了贪婪和欲望,人类就永远不会幸福。”

看似回答的是钱与幸福的问题,却阐明人类进步的真谛。

长大后,河马哥再看到这个道理,就是刘慈欣的《镜子》。

这样的话语还有很多,《我是钱》里:“铁饭碗的真实含义不是在一个地方吃一辈子饭,而是一辈子到哪儿都有饭吃。”

《智齿》中:“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唯一方法,就是在事业巅峰时急流勇退。”

《飞马牌汽车》说:“当官的乐趣不在于说对了下属听,而在于说的不对下属还听。”

《狗王梦游》写道:“不会摇尾巴的狗在这个世界是不能生存的,除非你不当狗。”...

这些话,有些河马哥都需要好好琢磨,更不要说小朋友,也难怪郑渊洁的童话会引起争议。

其实,这些硬核元素,并不是毁掉童年,而是拯救童年

一方面,是因为孩子们并没有大家想象的天真无邪,也有自己隐秘的角落。

另一方面,复杂的成人世界,需要提前给孩子打一剂预防针。

来源:《隐秘的角落》

》》》“童话大王”郑渊洁

拥有如此内涵的故事,的确符合《童话大王》的slogan:“适合8到100岁的读者阅读”。

《童话大王》杂志由郑渊洁一个人操办,只刊登他本人的作品。

“童话大王”的称号,郑渊洁受之无愧。

这一切的开始,竟然是因为年少时被女友带了绿帽

郑渊洁一开始的理想并不是写作,而是当一名掏粪工人。

小学二年级面对《我长大要做什么》的作文题目,郑渊洁以自己偶像时传祥为目标,写下了一篇《我长大了当掏粪工人》。

这篇作文被当做范文在校刊刊登出来,也给郑渊洁种下了写作的萌芽:

这个世界上,我写作的本事最大

登上天安门的掏粪工

1959年,刘少奇接见时传祥。

而在小学四年级的语文课堂上,他的作文并没有受到老师认可,并最终导致郑渊洁退学。

文革期间,郑渊洁跟随父母来到河南的五七干校,上了子弟小学。

老师布置了作文题目《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他却偏偏改为《早起的虫儿被鸟吃》

生气的老师让郑渊洁连说100遍“郑渊洁是最没出息的人”。

郑渊洁当然不服,偷偷引爆了书包里的土炮;这样一个调皮鬼,被学校立即开除。

当兵复原之后的郑渊洁在1977年,不甘于水泵工的命运,准备靠写作挣钱。

一开始,郑渊洁想做一名诗人,但投稿没人回应。

只有一首叫做《姚文元的笔》的讽刺小诗,在山西的本地刊物发表,稿费10元。

郑渊洁开始考虑转型,小说、科幻、漫画、歌词一样不行,他才考虑写童话。

而童话处女作《黑黑在城市岛》发表,也并不是一帆风顺。

一开始郑渊洁将其寄往上海,收到的只有一封退稿信。

他的妈妈便托人找关系,找到一名《山西文学》的编辑看看,到底能不能行。

对方感觉主题不错,推荐给了《儿童文学》,没想到真的发表了,郑渊洁也被调往该杂志做编辑。

找到门路的郑渊洁开始以自己生活为素材,创作了一大批经典形象。

因为爷爷是“黑五类”,所以催生了大灰狼罗克。

自己当空军后勤的经历,写下了舒克与贝塔。

由于计划生育,必须整一个龙凤胎,便有了皮皮鲁和鲁西西。

这个不为大家熟知,豆瓣9.0

而这些作品诞生条件河马哥不能相信。

因为不能耽误正常的工作,郑渊洁每天4点半准时起床,一直写到6点半,写6000字,坚持30年不断。

这样惊人的毅力,也难怪《童话大王》只用刊登自己的作品。

》》》“反叛朋克”郑渊洁

郑渊洁的反叛朋克不仅仅是文字蕴含的内核,人生经历的传奇。

还在于数十年如一日对知识产权的坚守,更在于一种不同的人生态度。

河马哥讲讲他和三个人的故事,你就知道郑渊洁有多硬核。

第一个是教育观的反叛儿子郑亚旗

从郑亚旗有记忆开始,郑渊洁都不让他叫爸爸,而是直呼名字。

郑渊洁认为,孩子适合什么样的教育就让他接受什么样的教育。

女儿喜欢上学就一路读到博士,郑亚旗不喜欢上学,就带回家自己教育。

像上面提到的《皮皮鲁送你100条命》,便是郑渊洁用童话给孩子编织的教材。

皮皮鲁大电影《驯兔记》

这样长大的郑亚旗,自然保留着童心,但郑渊洁选择摧毁这座童话宫殿,让孩子独面人生。

在18岁时,郑渊洁告诉儿子:如果18岁之后还靠父母,这个人就是残次品了。

过完18岁的生日后,你就不能从我这里要一分钱了。

送给儿子一辆奥迪车后,郑渊洁便让儿子独立,从超市装卸工开始,一步步经营自己。

第二个反叛则是关于舆论压力:如今的金牌主持撒贝宁

1999年,撒贝宁在新开办的《今日说法》里点名批评郑渊洁,说其作品少儿不宜。

一场全社会的批判从此展开。

郑渊洁自然感到冤枉,他认为就要早点跟孩子谈性,说的越早,孩子越不会好奇。

气愤不过的郑渊洁,在2002年选择封笔,《童话大王》只刊登旧作品,但销量依旧未减。

此后多年,只要有撒贝宁的节目,郑渊洁一律不参加。

直到《开讲了》对郑渊洁邀请,两人和解,这件事才被拿出来调侃。

最后一个则是全中国为数不多能和郑渊洁在儿童文学领域battle的男人:曹文轩

两个人的战火,差不多延续了30余年。

1986年,二十一世纪儿童出版社以曹文轩为首,编辑了一套《新潮儿童文学》丛书。

在庐山的研讨会上,一位北京来的教授讽刺有人不知天高地厚,一个人就像办一本杂志。

来自郑渊洁博客截图,就是下边这本

两人更大的分歧,在于进校售书

吃过六小龄童瓜的朋友肯定知道,名人进校园开讲座签字卖书,是个名人圈公认的财富密码。

因为看不惯这种行为,郑渊洁退出了曹文轩担任副主席的北京作协。

之后更是退出了中国作协,并接连锤了曹文轩十年。

而正是因此,郑渊洁的书并没有入选中小学推荐书目。

之后的多次,郑渊洁还嘲讽其书有高贵血统的论调。

河马哥说这些并不是站谁。

只是想说明郑渊洁横冲直撞中,保留着文人的风骨

而这种风骨,在如今的时代足够反叛朋克。

》》》“反差萌”的郑渊洁

如今的郑渊洁人老心不老,活跃在互联网一线,十足的反差萌。

因为10套房喜提凡尔赛热搜,立刻反问什么是凡尔赛。

而大家只想获得郑爷爷一本正经的回复。

回应网友为什么没看过自己的书。

作业写不完怎么办。

吃姜能否生发。

甚至是组队和平精英。

在河马哥眼中,他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编织童年梦想的作家。

坚决维护知识产权的“抠门”权益人。

怼体制怼同行的硬核老炮。

而是一个真实幽默,保持童心的普通人。

《毁人童年的他,凭什么频频上热搜?》: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