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感悟生活网 > 好大喜功正文

黄粱梦来易本非易,归去玄之不玄。

目前伊坂幸太郎的中文版小说主要集中在国内两家出版社:

南海出版公司,包括《金色梦乡》、《死神的精确度》、《死神的浮力》、《杀手界》、《杀手界 疾风号》、《阳光劫匪 》系列、《孩子们》、《王者》、《魔王》、《摩登时代》。去年有部分作品洗版。

新星出版社的午夜文库系列,包括《不然你搬去火星啊》、《家鸭与野鸭的投币式寄物柜》、《哦!爸爸们》、《汽油生活》、《献给折颈男的协奏曲》、《夜之国的库帕》、《一首朋克救地球》、《一首小夜曲》、《霹雳队长》、《余生皆假期》、《重力小丑》、《单挑》、《奥杜邦的祈祷》。

此外还有一些分散在其它出版社的作品,比如《华丽人生》、《末日的愚者》、《再见,黑鸟》等。

——南海出版公司和新星出版社的电子书我全买了....(捂面

好吧其实我不是伊坂幸太郎的粉丝,只是亚马逊的电子书套装价格比单本划算太多,我心说既然如此干脆一步到位吧。

我是通过改编电影开始接触伊坂幸太郎的作品。2009年某期《看电影》杂志登载了豆腐块大小的一篇影评,对《重力小丑》颇有好评。那也是我第一次知道冈田将生:“小伙长得不错嘛!”紧接着又在电影《家鸭和野鸭的投币式寄物柜》看到伊坂幸太郎的名字。再然后是电影《金色梦乡》,这部电影在国内口碑不错,貌似是雅人叔在国内声誉的起点。再然后是电影《鱼的故事》,改编自《一首朋克救地球》。最后后知后觉的发现金城武主演的电影《死神的精确度》(当年电影看了开头没看下去)也改编自伊坂幸太郎作品。我承认好奇心被勾了起来,再结合“套装更划算”,于是就......买了一堆书。

那么看了将近二十本(有的尚未看完)伊坂幸太郎的小说后,我的观感是什么呢?

结论:伊坂是典型的靠脑洞吃饭的作家。

这一论断也适用于尼尔-盖曼。我不止一次说过,盖叔脑洞大,创意新颖,但写的不算好。不知道是他懒得雕琢,还是能力欠缺。伊坂幸太郎也一样:脑洞大,但写作能力有缺陷。缺陷的事情放后面,先说特点。

伊坂幸太郎被贴上“推理作家”标签,有点.....不太合适。他写过一部戏仿式推理小说,但绝大部份作品压根没有侦探这一标志性角色。说他是“悬疑作家”吧,他的作品的确带有悬念和解疑要素,但慢悠悠的叙事节奏又缺乏紧张感。所以干脆叫他“悬念作家”吧(乱起名

伊坂幸太郎喜爱写超出常识认知的日常,包括奇怪的事件和人物。这些奇异事件大多发生于现实——作为仙台人,他的故事经常以现代仙台为背景。部分作品带有奇幻元素,比如《汽油生活》(以一辆具有自我意识的汽车为主视角)、《夜之国的库帕》(少有的架空背景)和“死神千叶”系列等;“阳光劫匪”系列也和奇幻挨点边——“劫匪”们有超能力。

奇怪事件五花八门,这就是比拼脑洞的时候了:死神在人间的游历见闻(《死神的精确度》);拥有神之实力的棒球击球手(《王者》);一个大学新生被同学教唆去偷词典(《家鸭和野鸭的投币式寄物柜》);一个普通人遇见大明星搭顺风车(《汽油生活》);普通人莫名卷入政治阴谋,被诬陷为杀人凶手,不得不踏上逃亡之路(《金色梦乡》);在网络公司工作的普通人,身边同事纷纷突遭不幸,自己也被卷了进去(《摩登时代》);四个普通人(严格说来并不是)合伙抢银行(《阳光劫匪》系列);一个安静祥和的小国突然被外国军队占领(《夜之国的库帕》);出于不同目的,几名顶尖杀手乘上同一辆特快列车(《杀手界 疾风号》);一个中学生有四个爸爸,每个爸爸都身怀绝技(《哦,爸爸们》);一个普通上班族拥有了超能力,当他试图使用超能力,却发现自己面临大危机(《魔王》)......等等等等。

由于怪事总是伴随“怪人”,所以伊坂幸太郎自嘲在自己的作品少不了“小偷、强盗、杀手、超能力者、可怕的罪犯、有特点的人物和奇妙的设定”。

到创作中后期,他开始关注政治现实,也就是“伊坂2.0”,包括《魔王》、《摩登时代》、《金色梦乡》、《不然你搬去火星啊》等作品。这些作品描述威权政府对个人利益的侵害,以及个体面对威权政府的无力。早年伊坂的作品结局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也是有人说他作品“鸡汤”的原因;但到2.0小说,纵然好人逃过一劫,“恶”依然存在,笼罩在所有人头上。不过伊坂不会写过于残酷的结局,对于政治的讨论也很浅显。

伊坂作品的一大特点,是所谓“网状叙事”,或者说“步步呼应”。我当年看伊坂幸太郎作品改编电影,心想:如果电影按照原著改编,那原著很厉害啊。他的叙事特点通过以下几种叙事模式体现:

一、单一视角单一事件。一个普通人,莫名其妙卷入奇怪事件,接触一些怪人,最后了解事件来龙去脉前因后果,收获一个不错的结局。典型作品是被改编为电影的《重力小丑》、《家鸭和野鸭的投币式寄物柜》和《金色梦乡》。

二、多视角单一事件。几个人由同一事件关联,各自推动故事发展又互有交集,最后各人有各自的结局。比如《杀手界》、《杀手界 疾风号》。

三、多视角多事件。这一叙事模式多见于短篇合集,比如《献给折颈男的协奏曲》、《一首小夜曲》和《单挑》。每部短篇故事独立成章,但人物有交集,故事也互相影响。比如A和B在故事一中的对话,影响到故事二中的C;而C会在故事三中与D互动;故事四中D又和A认识。最后所有短篇构成一张完整的网。

四、单一视角多事件。也多见于短篇合集,如《哦!爸爸们》和《汽油生活》。主视角人物经历奇异事件,看似独立成章,最后发现事件互有关联。

多视角多事件形成的网状叙事结构很好理解。那么单一视角单一事件厉害在哪呢?就是“步步呼应”。伊坂幸太郎的作品埋有大量伏笔,这些伏笔往往是一个人物、一句话、一个道具、回忆中的一个事件甚至一个传闻。主视角人物经历一件件怪事,看似毫无关联;随着故事推进,这些伏笔纷纷显现,前后呼应,揭示出事件全貌,甚至对故事具有决定性影响。典型如《金色梦乡》,主角就是通过一个又一个“伏笔”成功逃亡。

伊坂幸太郎是编故事的天才,他的创作目的是“讲新奇故事”,叙事结构的整合和拿捏全部围绕“故事”。由于强烈的戏剧冲突,他的作品很适合改编电影,只要编剧搞定叙事结构。改编电影质量也依赖文本质量:《鱼的故事》质量平平,因为原著小说仅有中篇体量,电影只能注水猪肉般撑时长。

现在我们说到缺陷。最明显的是,他的人物塑造能力很差。这体现于几个方面:

主视角人物也就是小说主角,都面目模糊,单薄如纸片,毫无个性可言,仅充当读者的眼睛,被事件推着走。

拥有性格的人物多是配角,或是多视角小说中的人物,且必是极端性格的“怪人”。在伊坂幸太郎小说中,“正义的味方”经常是这两种性格:一种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常有出人意料之举,实则心思缜密;一种沉稳冷静,处变不惊,胸有成竹。这两种人物多担任“解说者”,负责在小说结尾解密。

反派往往是“绝对邪恶”的代表,毫无理由不讲道理的坏蛋,要么嚣张,要么阴狠。这种坏蛋包括搞校园霸凌的中学生、黑帮分子、杀手、威权政府工作人员,甚至小学生。

——很奇怪,伊坂幸太郎对校园霸凌有迷之偏爱,在其作品中多次出现该情节,以至于怀疑他是否有相关经历。

由于伊坂幸太郎的人物性格就这几种模板,在小说中排列组合,所以你能够把某一模板性格人物拿到作品ABCDE中而不违和,或者将不同作品中相同模板性格人物互换。

另一个缺陷,伊坂幸太郎不善环境描摹,也不善情绪描写。故事发生的地点/环境,往往一句带过:“这是公寓,两房一厅”、“这是车站,乘客寥寥”、“这是公园,绿树成荫”、“这是动物园,虎猴狼象”。然后呢?没了,交给读者自由想象去吧。若人物和环境没有必要互动,他绝对不会在环境描摹上多费笔墨。

由此带来的一个后果:虽然伊坂幸太郎多以仙台为故事发生地,但其笔下“仙台”只是一个地名,地标、风景、美食、人情......一概欠奉。若说伊坂幸太郎是出于家乡的热爱而将其写入书内,抱歉从作品中真看不出来。不客气的说,将故事发生地换成我的家乡,一个毫无特色的二三线城市也不违和。

如果“环境描摹”问题见仁见智,那么他对情绪描写与其说直白不如说贫瘠。人物高兴,就是“高兴”;悲伤,就是“悲伤”;沮丧,就是“沮丧”。表示害怕或惊恐,无非“胃猛地一沉”、“肚子紧缩”、“脊柱一股寒意”几种词汇。这种贫瘠已经超过“白描”的底线。

——当然,有的作者未免过犹不及:尼尔-斯蒂芬森对环境描摹如同强迫症,每换一个场景就要从头到脚写得清清楚楚;斯蒂芬-金则对情绪渲染特别执着,“妻子发现丈夫自杀”过程的情绪铺垫能写上十页(你可能知道我说的是哪部作品)。怪不得这俩厮动辄能写1000页书。

不靠环境,不靠情绪,动作也不重要,那么伊坂幸太郎作品中主要推进故事手段是什么呢?答案是“对话”——有点像迈克-雷斯尼克。迈克-雷斯尼克是典型的靠对话撑全书的作者,短篇小说这样写就罢了,长篇也这样写未免让人吃不消。伊坂幸太郎比迈克-雷斯尼克稍好,也没好哪去:小说中的对话完全是功能性的,即把小说相关信息告诉读者,或者埋伏笔。除非是极端性格人物,通过对话你看不出对话者的性格。如果对话一方是面目模糊的主视角人物,那么对话表现形式更为无趣:一问一答,主视角人物要么只会问“为什么?”,要么鹦鹉学舌般惊讶的重复关键词。

我刚接触伊坂幸太郎的作品,一度考虑他的小说是否有“深度”。后来确定,他是一名流行小说作家,到此为止。他将“故事的新奇”发挥至极致,让读者对他的创意叹为观止;代价则是其它元素沦为陪衬。或者说,他是一个极端“偏科”的作家。当然,我不怀疑这一招很对读者胃口,但是那么多本小说看下来,又看穿他的创作模式和trick,未免厌烦——我不知道能否把剩余几本坚持看完。如果只看一本伊坂幸太郎的小说,我推荐——不是《金色梦乡》,不是《奥杜邦的祈祷》,也不是《重力小丑》,而是《杀手界 疾风号》,这是他最扬长避短的作品:封闭空间里的多视角故事,环境单一;人物全是杀手,也就是怪人,所以性格鲜明;前面疯狂埋伏笔,后面疯狂呼应;节奏紧凑,多次反转;结尾收的恰到好处。

最后是题外话:很多作者会重复某种写作技巧(比如阿西莫夫乐此不疲的“关键人物隐藏身份”和“结尾反转”),或者重复某些创作主题,看多未免生腻。能让我不生腻的作者,掐指一算,PKD算一个,K-J-帕克算一个,乔治啊啊马丁算一个,厄休拉-勒古恩算一个,迈尔克-斯万维克算半个,萨拉-平克斯算半个,杰弗里-福特算半个。

关于你这六个问题,我曾在文章里详细阐述过:

月影君:对英国巫师界政治结构的探讨

而这一问题的本质就在于:魔法世界的政府是个什么政府?

全世界的魔法世界拥有同一套宪法,即《国际巫师联合会保密法》。在保密法的引领下,世界各国纷纷在原有的松散政权结构的基础上,建立了全新的政权结构,在英国是魔法部,在美国是魔法国会。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所谓的魔法政府不是一个管理型的政府,它在本质上可以说是麻瓜社会下的二级政府,是在麻瓜政权结构上为巫师群体加了一个补丁,一个防火墙。

巫师世界的英国魔法部也好,美国魔法国会也好,它们存在的目的是为了不让麻瓜发现巫师世界的存在。

所以他们不需要民政部门,不需要对“巫师”这一实体进行管理,他们管理的是“魔法”。孩子的魔法,交通的魔法,医院政府,衣食住行,神奇动物,都需要魔法来隐瞒。

巫师世界的经济和麻瓜世界的经济在本质上是重合的。巫师银行(古灵阁)就相当于一个货币转换器,一加隆的价值永远等于五英镑,一加隆的购买力永远等同于当前五英镑的购买力。妖精从中捞取中间费用,手续费,财富保管费,现金流收益,寻找宝藏所得收入……没准还会做些金银器赚点外快。

这样一来,巫师世界的政府就必须要有妖精联络处这样的机构与妖精群体保持密切合作。要不然最多三天,巫师界的财富就得让妖精吃干抹净了。

他们也不需要税务部门。税的本质是维持国家机器运转的收入,需要维持政府运转,公共事务开销,对人民的财富进行再分配等等。

所以魔法部要税来干啥?

修魔法高速公路么?他们要的是藏起来啊!

细数一下,他们的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是靠捐款维持运营的,9又3/4站台是用记忆咒找了一大堆建筑工人修建的,占用的地皮也是二次元的。他们家家有壁炉,不少人还会幻影显形,有门钥匙。

他们也不需要对财富进行再分配,有税都是交给麻瓜政府的。

他们不需要税,需要的是魔法和捐款。

只有一点罗琳没有丝毫暗示,魔法部雇员需要发工资。这笔钱很可能也是来自古老的巫师家族定期捐款,比如马尔福家族。这些家族通过魔法攫取了大量麻瓜财富,这笔钱总是要吐出来的。

正是因为《保密法》正是这一政府的本质是防火墙,他们需要一个庞大的执法机构,所有执法的最终目的就是两个字:保密。

泄密就要弥补,故意泄密就是最大的犯罪,魔法政府存在的唯一理由就是保密保密保密

这就是全世界所有魔法部存在的本质。

军队本质上是以常备武装力量、致命武器为手段,以维护国家利益,社会稳定为目的的国家暴力机构。

巫师界没有“国家”概念,他们的国家是各自的麻瓜国家,巫师政府一切的利益都在于“保密”,所以巫师政府并不需要“军队”这一概念。这一功能无论需要多少人力,都由各自的执法机构负责。

因为他们所有人的最高宪法是《国际巫师联合会保密法》

他们的宪法要求的是藏起来,而不是暴力扩张!

他们的暴力执法力量无论是十人,一百人,两百人,一千人,两千人,一万人,十万人,统统都会叫Auror,而不是叫Army。顺便,巫师界除了Auror,还有打击手所在的魔法法律执行侦察队

小天狼星就是他们抓的。

从能量本身来说,傲罗就意味着军队,傲罗负责抓捕黑巫师(恐怖分子),打击手干的才是特警干的活儿。

“警察”这些活儿一般是亚瑟他们干的,交交罚款,没收危险物品什么的。一般都是逆转偶发事件小组,记忆注销指挥部,禁止滥用魔法办公室,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办公室,伪劣防御魔咒及防护用品侦察收缴办公室等等部门的破事儿,这些事儿都是蒙顿格斯之类的人干的。

英国魔法部的司法机关确实是黑,黑透了,这就是罗琳故意的。

他们有立法和司法机关么?

有,威森加摩同时负责立法和审判,功能本身是完备的。

他们有律师吗?你说邓布利多干的活儿是不是律师干的,那他为什么叫证人(Witness)呢?

熟悉英国历史还是有好处的,獾院学长曾经详细解释过的。

闲白儿之陪审团_评书-喜马拉雅FM

可实际呢?

伏地魔时代就不说了,乌姆里奇已经说明了一切。可为什么小巴蒂当年话都没说完就被扔进了阿兹卡班,卡卡洛夫可以通过出卖食死徒被特赦,巴格曼差点被冤枉与食死徒勾结,小天狼星从来没被审判过,哈利差点被开除?

或许我们都忘了,这一巫师世界并不存在,一切巫师界的生活都是罗琳虚构的。

她就是在埋汰全世界。

这不是硬伤,反而是她对孩子最好的教育——

好好过日子,别嘚瑟。

罗琳可以写《神奇动物在哪里》、《霍格沃茨:力量政治与恶作剧幽灵》,在Pottermore更新文章完善巫师世界。还有无数粉丝维护哈利·波特维基,以关键词的形式打通文章之间的通路。

哈利·波特维基

罗琳可以直接用Wizengamot(威森加摩,即巫师贤人会议)一个词暗示英国魔法部的立法和审判机构是如何运作的。

咱看不懂,咱看不到。可罗琳曾对出版社说过一句话,大致意思是:不用在译著里留注释,粉丝们如果真的喜欢,会自己去寻找答案的。郭老师反复引用过这句话。

子曰:思而不学则殆。

殆啊!

努力向罗素靠近,晚安!



可能是自己想法太阴暗了吧╮(╯_╰)╭

测血糖是规定时间测,不用按铃,按铃是补液结束或者意外才需要的

藏文化的上次破圈,还是仓央嘉措。

虽然人们给他披上了情诗活佛的外衣,但他本质还是奴隶主与教皇。

所以丁真的出现,是有一定的进步意义。

那就是藏文化第一次以平民姿态的破圈。

但这次破圈,破的很不扎实。

一位没有任何积淀、努力、甚至对社会没有过任何过正面贡献的人,仅仅因为各方面流量的助攻,瞬间成为网络顶流,必然会收到诸多非议。

与丁真同火的王冰冰,就显得扎实很多。

王冰冰科班出身,毕业于吉林大学播音专业,2016年进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工作,有了这一系列的稳步积淀,才有了四年之后的破圈,破的有理有据,让人信服。

大家喜欢丁真,真的是因为“真”,“真”到没有读过书,没有融入到现代文明社会。看惯了直播间的美颜滤镜,当看到丁真那张原生态的脸时,这种反差能让瞬间产生好感。

但瞬间的好感,能否支撑住一个顶流的长久呢?

其实在三十年前,就有过一个“丁真”,她叫苏明娟。

提起苏明娟大家比较陌生,但说到“大眼睛”,肯定很多人都知道。

苏明娟那双充满渴望的大眼睛,已经成了中国希望工程的标志。

在一个没有“自媒体”的年代,苏明娟是名副其实的顶流。

苏明娟的破圈也是一瞬间,但她通过日后的努力,证明了她是真的“明娟”

2002年,苏明娟考入安徽大学(大专)

2007年,苏明娟成为北京奥运会志愿者招募形象大使。

2010年,苏明娟已成银行白领。

2017年,苏明娟当选为共青团安徽省委副书记。

这才是真正的流量改变命运,破圈贡献社会。

苏明娟当初火了以后,她家属一再拒绝媒体采访,说已经严重影响了家庭正常生活。所以,对于有头脑的人,不应该去享受偶然破圈的快感,而是塌下心来去做真正该做的事情。你只有努力了,才会有更多的名人光环照耀着你,更多的幸运伴随着你。

对于丁真,我其实并不抵触。宣传地方旅行,宣传家乡,这都是很正能量的。我唯一反感是拿没读过书的丁真做正面引导,说丁真那双眼是没经历过应试教育的毒打,所以才那么清澈。

这不是清澈,这是无知。

丁真的成功只是个例,不代表全部偏远地区的孩子。这种错误偏激的引导,只会让更多人误入歧途。

听说丁真现在已经在学习汉语,学习写字,我希望他的真的想读书,而不是为了配合宣传,摆拍应付。如果是为宣传而学习,那丁真和那些拼团摆拍的名媛没啥区别。只不过名媛的背后推手是资本,丁真的背后推手是地方旅行,本质都是为了让你掏钱。

丁真也只有真正去读书了,他才能改变命运,他才能够成为持久的流量,要不然等风口一过,他也就是下一个马保国而已。如果丁真能引起社会上更多的力量,去帮助偏远山区的孩子读书,那更是善莫大焉。这比单纯的宣传一下地方旅行,要更有意义的多。

苏明娟和丁真都是幸运儿,苏明娟通过他破圈后的三十年努力,证明她是真的明娟。丁真是否“真”,不在破圈的一瞬间,而在于他未来的路他该怎么走。

破圈岂是万能神?

名媛保国乱纷纷。

读书即是双全法。

不负流量不负真。

从片子显示来看,腰曲变直,腰5/骶1单侧突出比较明显,造成神经根压迫,结合症状表现来看,属于比较典型的椎间盘突出症的表现,由于神经压迫造成局部肌痉挛及下肢麻涨疼痛,而且腰曲变直应该有好几年的历史了,由于曲度变直后关节压力增大,压迫髓核变形膨突,才会出现目前的症状表现。

目前还是要先接受系统治疗缓解症状,如果没有肌肉萎缩或排便异常的情况,可以尝试先进行保守治疗缓解,像手法 针灸 红外 牵引这类都是常规处理,通过调整关节,减轻关节压力,促进髓核有所回纳,才能改善神经压迫,如果保守治疗一直没有改善的,再考虑手术治疗的必要。

治疗稳定后,再进行功能锻炼比较安全,早期阶段应该以静态拉伸为主比较安全,像单杠拉伸 抬腿拉伸 平板支撑这类,通过功能锻炼拉伸脊柱及脊旁软组织,减轻关节压力,增强核心肌肉力量,保持一个相对稳定状态,才能预防恶化及复发。后期肌肉力量恢复,条件允许的话,游泳比较好。

《黄粱梦来易本非易,归去玄之不玄。》: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