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感悟生活网 > 抗战歌曲正文

法显:一个东晋高僧的世界传奇

文_田渊斌 图_张益溪、张新星

法显:一个东晋高僧的世界传奇

    引子
    高僧法显,是一个寂寞的历史人物。南北朝后的中国,一切“记忆的焦点”人物,都似乎从未给过他一个回望的眼神。尽管后继者唐玄奘西行取经晚了他228年,吴承恩一部广为流传的《西游记》,还是让唐玄奘成了一位备受关注的幸运者。
    历史的可贵之处往往在于,尘封的记忆或早或迟总会被人们重新记起。1600多年后,作为高僧法显故里的襄垣,已然开始走在努力重拾法显记忆的路上。

法显:一个东晋高僧的世界传奇

    故里龚家庄
    对于襄垣来说,龚家庄村只是一块僻壤。
    公元337年,一个男婴在龚家庄诞生了。因为这个男婴长大后一度闪耀于中国历史,大凡关注丝路文化和佛教文化的学者,都会按图索骥,寻至他的故里。
    至今龚家庄还藏着一部完好的《龚氏家谱》。这部清同治十二年续修的《龚氏家谱》序里,较为详尽地阐释了东晋时期的龚家庄地理特征:“沁郡之南,司马故都,星分柳鬼,地接襄邑。北靠旧城,映带白玉;南接峻山圣境,近邻郭水;东抱紫岩圣观,漳江环绕;西逢石梯名区,层峦耸翠。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藩之榻。近列五岳,远通三晋。”尽管这一段概要,与现今指称的僻壤毫不相干,然它毕竟记录的是1600多年前的多情。
    清同治十二年岁次癸酉孟冬中旬,一个号曰“守一山人”的人,题留了续修《龚氏家谱》的序。从此龚家庄世代口传的记忆,得以在老麻纸上被要略式记录和传承。从清同治十二年续修的《龚氏家谱》序中,人们找到了有关法显的特定记录:“余龚氏居斯土,耕读相承,子孙接续瓞绵,延上世原居司马,公生数子无成,后将次子送交和尚。因战乱逃至沁阳,徒故二庶,浩繁于无穷。”这一极短的记录,尽管在一些人看来,与梁僧慧皎著写《法显传》所云的“有三兄,并龆龀而亡。其父恐祸及显,三岁便度为沙弥”,似有不相合之处,但却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十分严重的误读。按照民间至今流传的一种口述风气,应当是在龚氏讲述法显兄弟的情况时,通常会和其他人一样,除了只是笼统谈论活着的孩子,从来都在忌讳曾有三个孩子早年夭亡的话题。
    这个男婴刚刚3岁,即后赵石虎开禁汉人可以出家为僧的第二年,龚氏便将他托付给其时一座闻名上党的寺庙——仙堂寺。

法显:一个东晋高僧的世界传奇

    仙堂山记忆
    在仙堂寺,已是一个沙弥的法显,从一开始就总有与众不同的表现。据说,在一个北漳河流域稻谷开镰的时节,曾发生过一起饥民强抢稻谷的事件。当与法显一同劳作的沙弥选择逃离时,法显却以因果轮回的道理说服了蜂拥而至的饥民。这或是缘于法显异于他人的慧根。
    此时的仙堂寺正处于一个中国佛教高峰兴起的年代,举凡佛门的弟子,无不以奉佛图澄为师当作平生的最大幸事。至于法显是否有幸师从佛图澄,现在已不能确凿考证。唯一可以参考的,只有民间还在流传的一个传说。据说大兴年间,石勒据襄垣时,干了两件佛事,一件是于西营修缮了曾寄养石虎的西圣寺,另一件则是于仙堂山灵山之台新建了仙堂寺。石勒曾临幸了仙堂寺,其时相伴石勒左右的人物中,有一个叫佛图澄的“大和尚”,他对仙堂寺的第一印象决定了其日后的二度登临。或是缘起于第二次的佛缘,佛图澄在众沙弥中发现慧根殊异的法显后,给予法显一个澄明的指 引。
    法显应该是20岁这一年受了具足戒,从此更加志诚行笃、义轨整肃,一直都秉持了苦行僧式的修行方式。
    在现存的法显石洞以东,原本有一个天然的讲经坛。据说,当年法显常于此讲经说法。大略因了他讲经时一向避空洞、不虚妄、拒夸张、讲实际,也就注定了他不可能留下所谓天花乱坠的传说。想必,法显的这一法号之所以被仙堂寺内外的僧侣和众生一再传颂,一定是因了他参禅悟道于仙堂山,磨砺并具有了的这些品质——坚韧、博识、大德、明敏和整肃。据清乾隆版《襄垣县志》云,仙堂山讲经坛的崖壁是谓“人面石”。虽说时下已被经年的风雨盘剥得了无痕迹,但大凡临此瞻仰法显圣迹的人,都会说法显的影子犹在。
    大约是在讲经二十多年后,残缺的律藏仍像迷雾一样笼罩内心,这使法显陷入了更大的迷茫。应该溯源而上了!在一个太阳初升的早晨,法显选择了向西。
    于是,仙堂山成了法显西行求法的起点。

法显:一个东晋高僧的世界传奇

    最早西游记
    在仙堂山以西,长安已是当时一个著名的佛教中心。然而,这里并没有解决法显的所有疑问。因此,他决心去佛教的源头一探究竟。
    公元399年,法显从长安开始了新的旅程。
这一次的向西,法显是与同学僧人慧景、道整、慧应、慧嵬等结伴同行的。关于路上的种种可能,他们想必都作过最充分的估计,但是通向佛陀故乡的荒途上千难万险的情形,还是出乎了每一个人的想象。据法显著写的《佛国记》云:“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望极目,欲求度处,则莫知所拟,唯以死人枯骨为标帜耳。”它作为一个例子,这只是说出了渡沙河时他们险境求生的一个真相。若顺着他们的足迹,与而后崎岖山路的寒流,抑或涉险的雪山绝崖、濒危的简陋绳桥一一遭遇,必将对他们西行求法的毅力发出一个个大大的惊叹。及至后来,也即抵达狮子国前夕,与法显同行的僧人们发生了变数,他们或留步于高昌和天竺,或谢世于中天竺途中,但法显仍未停下一个“单行客”求法的坚定脚步。
法显:一个东晋高僧的世界传奇

    诸如循迹天竺、参访精舍、瞻礼佛迹、感化狮子等一个个举动,乃至达摩竭提国巴连弗邑学习梵语、研读梵书、抄写经律,及摩梨帝国写经画像的一场场经历,印证了法显一直都在努力。
应该是在这一一广为搜求的期间,除了对发现于阗的佛教“行像”仪式、竭叉国的五年大施会、释迦牟尼的诞生地迦维罗卫城等等的佛教故迹、佛事和经律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热情外,法显先后在达摩竭提国巴连弗邑、狮子国无畏山精舍集得了《摩诃僧祗律》《萨婆多众律》《杂阿毗昙心》《方等般泥洹经》《綖经》《摩诃僧祗阿毗昙》《弥沙塞律藏本》《长阿含》《杂阿含》和《杂藏》等十部经典,这是在天竺之外最吃惊的重大发现。
    这对于法显来说,无疑是他平生最大的慰藉。直到有一天,在无畏山寺,他蓦然发现一位商人以中国白绢扇供养青玉佛像,顷刻间,浓重的乡愁油然而生,泪水潸然而下。他忽觉,是该归国了。
法显是乘一艘商船循海东归的。在茫茫大海上,暴风骤起,打乱了他整个东归的行程和计划。直到漂流了九十天后,他才发现,自己已到了一个叫耶婆提国的地方。这在今天看来,不少史学家说耶婆提国即爪哇,然而也有的坚持认为,法显实际上已到达了墨西哥,理由是现在的考证说明,曾经有一艘东方商船抵达墨西哥,且与法显同期。因此,在众说纷纭的中外学者笔下,更多人根据法显在《佛国记》里的描述,将他看成早于哥伦布(1080年)来到美洲大陆的第一个“外人”。
    公元413年9月17日,法显终于携律东归。陆去海还,按照从长安西行出发的时间和东归登陆崂山的时间计算,法显前后足足历经了14个春秋、30个古国。依据现在的世界疆域,这30个古国分属中国、巴基斯坦、阿富汗、印度、尼泊尔、孟加拉、斯里兰卡、墨西哥。
    起始于仙堂山,中转在长安,历游至天竺,法显舍身求法的这一传奇,无疑在中国历史上是前无古人的。虽说前面西行的,已有汉代张骞、甘英,甚至三国僧人朱士行等等,然他们抵达的地方之多、之远,并没有一个堪比法显。所以,可以这样认为,法显创辟荒途的西行,堪称是历经了一次空前的“万里长征”。他以一种永不言弃的坚持、一种舍身求法的行动,不只是打开了一扇通向佛陀故乡的大门,更带去了中国的优秀文化和人文精神。

法显:一个东晋高僧的世界传奇
法显:一个东晋高僧的世界传奇

    影响的高度
    公元422年,于荆州辛寺,法显圆寂了。他这一走,留下了与佛驮跋陀罗合作和独自翻译的《摩诃僧只律》《杂藏》等六部经典,以及以自己西行求法见闻著写的《佛国记》。
    据1959年沁县南涅水的发现,在众多的北魏石刻中,其中有一尊造像虽有身无头,但上面题刻的字迹仍十分清晰。谨按其题刻云:“武定三年九月十五日比丘法显为无边法界众生造像一区所供养。”这或是迄今发现的纪念法显的一种最早、最高的方式,它诞生在法显圆寂的100多年后。
不独南涅水发现法显造像一个历史事件。事实上,法显西行求法、东归译经的影响,早已不止于中国佛教发展本身。凭借促进僧团制度重建、大乘教义发展、顿悟学说兴起、西行求法盛行等等,他赢得了古今佛教界的尊崇与中外学者的高度评价。
    继法显之后,从大慈恩寺主持之位归里的唐代释义忠,游历并卧化于紫岩寺的后周麻衣和尚,他们一定是在法显身后巨大的影响下,推进了襄垣唐宋时期的佛教发展。尤其是放眼襄垣之外,法显西行求法的228年后,发现了一个了不起的高僧,这个叫唐玄奘的,他踏着法显的足迹,书写了一部唐朝版的西游记。按照唐朝高僧义净的说法:“观夫自古神州之地,轻生殉法之宾,显法师则创辟荒途,奘法师乃中开王路”。无独有偶,在一千年后,法显著写的《佛国记》又成了郑和下西洋的一盏指路明灯,并使之大写了一段中国航海、海洋文化、商务贸易、对外交流的灿烂历史篇章。
无论明朝以前,还是明朝以降,当更多的人陆续打开尘封的历史,并很认真地重拾有关法显的记忆,法显这位世界传奇的高僧,也越来越受到罕见的礼遇和更高的尊崇。在佛教界,法显被尊为中国历史上的十大高僧之一;在中外学者眼里,法显已然一位伟大的佛学家、翻译家、探险家、航海家、旅行家、外交家、地理学家、历史学家、著作家,及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的拓荒者、中外文化交流史上的文化使者。近代学者梁启超也认为:“法显横雪山而入天竺,赍佛典多种以归,著《佛国记》,我国人之至印度者,此为第一。”印度学者阿玛蒂亚·森则如是说:“《佛国记》照亮了印度。”印度历史学家阿里云:“没有《佛国记》等著作,要重建印度历史,是完全不可能的”。尼泊尔驻中国大使马斯基曾说:“法显是一位真正的学者,是一个拥有伟大信念的人,他为求得佛法原典,经历了人类历史上最艰苦的旅程”。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法显著写的《佛国记》,自19世纪以来,先后被译成法文、英文、日文等,相继还出现了一批专门研究此书的著作。大家普遍认为,该书不仅是一部经典的传记文学,而且是一部中国人最早以实地的经历和个人见闻,记载一千五六百年前中亚、南亚及部分东南亚的历史、地理、宗教等的杰作,是研究当时西域和印度历史、中外交通史的重要史料,在中国和南亚地理学史和航海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甚至,斯里兰卡还命名了法显石村、法显石洞、法显(佛教电视台)演播厅。

法显:一个东晋高僧的世界传奇

    襄垣纪念式
    1600年后,在襄垣,法显已不只是一个众口传颂的世界传奇人物,更是一张荣耀家乡的特殊名片。
    关于法显这张名片,早在1990年,襄垣县委、县政府就抢救性修复扩建了仙堂寺及其遗存的古迹、摩崖法显石刻,且有幸得到了前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亲题的“仙堂名山”、“东晋高僧法显法师”的墨宝。2009年起,还由金鑫集团投资10.66亿元修缮了和正在修缮法显精舍、法显石洞、仙堂寺和讲经坛,新建了19米高的法显铜像、法显纪念馆、佛国记馆群、圣僧阁和石勒劈石处。目前,以法显为山魂的仙堂山已是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中国佛教文化·生态旅游胜地、中国低碳旅游示范地、山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山西省风景名胜区、山西省德育基地、山西十大新锐景区、长治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与此同时,还与央视“探索·发现”栏目、九方名座(北京)影视投资公司、北京上造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北京八匹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在央视推出三集大型佛教史诗纪录片《佛国记——法显西行》,福建电视台一档重点品牌栏目“发现档案”摄制了纪录片《法显传奇》等。PICS

法显:一个东晋高僧的世界传奇

《法显:一个东晋高僧的世界传奇》: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