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感悟生活网 > 抗战歌曲正文

【李克农和张国焘“捉迷藏”等】 李克农传简介

  李克农和张国焘“捉迷藏”      1937年4月8日,汉口日本租界89号,这是八路军武汉办事处。时任秘书长的李克农收到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主任林伯渠发的电报――“张国焘借祭黄陵之机擅自到西安,并不住办事处!”还报告说,国民党方面已安排张国焘乘火车去汉口。李克农决定在汉口截住张国焘。
  当晚,李克农等人到火车站拦截张国焘,可是没见到张。
  4月9日和4月10日,李克农等人又按时来到火车站,还是没有见到张国焘。4月11日晚7时,当由西安开来的客车到站后,李克农等人终于在最后一节车厢里发现了张国焘。李克农客气地对他说:“张副主席,我们是周副主席派来接您的。”张国焘露出惊恐的神色。
  周恩来等对张国焘进行了耐心批评和劝说,希望其回心转意。可张国焘去意已定,多次借机逃跑。李克农和张国焘就在武汉街头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张国焘每次都被李克农找到,并接受新一轮的劝告。
  张国焘叛变后,仅被安排在戴笠手下做特务工作,几年之后,张国焘和李克农这对昔日战友还正面对抗过,张国焘唯有一声叹息:“碰到李克农,算我倒霉”。(摘自《环球人物》,肖岱/文)
  
  彭德怀两次撕自己画像
  
  1949年9月28日,彭德怀接到国民党新疆警备总司令陶峙岳、国民党新疆省政府主席兼新疆保安司令包尔汉的起义通电,十分高兴,来到了新疆。10月1日,乌鲁木齐数万各族同胞欢庆解放。在沸腾的人流里,出现了一些画像,有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的,还有彭德怀的。彭德怀看到自己的画像,笑着说:“我这模样长得不好,难为画家了,还是扯下来,不要让它招摇过市了!”他亲手将画像扯下来撕了,并高声对群众解释道:“同志们!同胞们!我就是这个画像上的人,我是彭德怀。不要抬着我的画框子嘛,应该举起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画像,还有我们的红旗!”
  还有一次发生在1949年岁末。这天,一野二兵团在兰州召开扩大会议,彭德怀来了,代表们纷纷起立鼓掌,彭德怀不住含笑答谢。可侧身一瞥,他脸色陡变,手指主席台上的画像一声怒吼:“快把靠边的那个‘猪头’给我摘下搬走!”彭德怀怒问:“我彭德怀吃多少干饭,有啥资格能和毛主席、朱总司令的画像并排起来?”陪同进场的许光达想起往事:二纵挂彭德怀的像曾挨过批。他立即回答道:“是我们粗心大意,忘了彭总立下的规矩,我们马上改正。”彭德怀火气才慢慢消了。(摘自《老年生活报》,关红/文)
  
  诞生在抗日烽火中的“尖兵剧社”
  
  1943年春,冀东的抗日形势好转,组建一支专业文艺队伍的时机已经成熟。这项任务首先落到曾任平西抗日根据地挺进剧社指导员的张茵青和曾经从事过剧社工作的邓子如身上。尔后,刘大为、张景福、王维汉等文艺骨干相继调来,剧社的筹备工作正式开始。很快,又从连队选调来一批较有文化的干部、战士。管桦、罗明、林野、张君如、石更新、田涓等一批女同志也调来了。4月,戏剧表演艺术家郭东俊和音乐家黄河及美术家尤飞虹从晋察冀军区抗敌剧社调到冀东抗日根据地。
  1943年7月1日,冀东部队在迁安县西水峪村召开了千人大会,宣布剧社正式成立。剧社被命名为“尖兵剧社”,代号为“二○三”部队。尖兵剧社大大鼓舞了广大抗日军民的斗志。
  在敌众我寡的形势下,剧社与敌人展开了巧妙的周旋。剧社抽调了有战斗经验的同志组成应急自卫战斗班。这一年,剧社行军3600里,直接参战8次。(摘自《人民政协报》,李原/文)
  
  中国人民解放军
  历史上撤销的军兵种
  
  中国人民解放军自创建以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不断发展壮大,并逐渐由单一的陆军发展成为一支诸军兵种合成的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的人民军队。在其80年的历史上,中国人民解放军曾先后组建过陆军、海军、空军、公安军、防空军等几大军种及步兵、骑兵、炮兵、工程兵、装甲兵、铁道兵、通信兵、防化兵、基本建设工程兵等兵种。在20世纪50年代和80年代,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军、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军及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中国人民解放军基本建设工程兵先后被撤销。除了上述撤销的军兵种外,被撤销的兵种还有骑兵,另外还有司号兵、探照兵、对空情报兵等兵种专业被撤销。(摘自《党史博采》,潘泽庆/文)
  
  贺龙介绍程砚秋入党
  
  1957年,周恩来和贺龙在出访途中,与随全国人大代表团出国访问的程砚秋在莫斯科巧遇。周恩来鼓励他争取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并表示愿意做他的入党介绍人。贺龙说:“砚秋,入党要有两个人介绍,我愿做你的第二个介绍人。”这是程砚秋平生感到最激动的事。回国后,程砚秋主动靠近党组织。1958年8月11日,程砚秋曾三次找贺龙。但未能见面,程砚秋就留信给贺龙说:
  我要求入党特来见您。在莫斯科时,周总理曾经说过我若入党,他可以做介绍人。那时我太兴奋啦,不知道现在您肯不肯做我的介绍人呢?我的愿望是有理由的,解放后直到今日,我铭(敏)感的(地)体会到始终您们二位对我给以精神上的支持,这就大大的(地)鼓舞了我,(使我)有信心,有无畏的勇气,所以要向您提出这样的要求。专此敬上!贺副总理鉴及
  程砚秋谨启
  八月廿六日
  您何时得暇,可告我知,再来看您。
  贺龙收到信后,8月31日给文化部副部长周扬写了信:
  周扬同志:
  周总理和我愿意作程砚秋入党的介绍人,现转去程砚秋来信乙件,请阅。并望你们对于程的入党问题予以研究为荷。专此
  贺龙
  八月卅一日
  1957年10月11日,程砚秋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摘自《档案大观》,慕安/文)
  
  毛泽东评十大元帅
  
  毛泽东对十位开国元帅的点评,眼光非常独到,赞誉也很特别:
  称朱德是“度量如大海,意志坚如钢”。朱老总宽和忍让、纯朴谦逊、忠厚绵长,毛泽东对他赞誉有加。
  称彭德怀是“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彭老总性格刚烈,疾恶如仇,是勇夫和猛将。
  称林彪是“这个娃娃堪当大任”。朱毛在井冈山会师时,毛泽东看见一个娃娃样的军人在给部队讲话:“其实这个土匪,那个军阀,只要有枪,就有一块天下。我们也有枪,也能坐天下!”毛泽东感慨:面前这个娃娃营长满是“红色割据”的道理,今后堪当大任。
  称刘伯承是“一条龙下凡”。红军长征途中,前有金沙江天险,后有数十万追兵,许多人都担心部队过不了江。毛泽东则风趣地称赞刘伯承是“一条龙下凡,肯定能让我们渡过天险”。
  称贺龙是“红二方面军的旗帜”。毛泽东在“三湾改编”时曾以贺龙“两把菜刀起家闹革命”的例子鼓励起义军,到陕北后又称他是“红二方面军的旗帜”。
  称陈毅“是个好同志”。“文革”中,一次红卫兵批斗陈毅,陈毅掏出红宝书说,请翻到《毛主席语录》第某某页,毛主席教导我们说陈毅是个好同志。
  称罗荣桓是“君今不幸离人世,国有疑难可问谁”。罗荣桓是第一位逝世的元帅,毛泽东很悲痛,以诗寄托哀思。
  称徐向前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能回来就好,有鸡就有蛋。”西路军失败后,徐向前只身回到延安,毛泽东不但没有责怪,而且百般抚慰。
  称聂荣臻是“五台山,前有鲁智深,今有聂荣臻,聂荣臻就是新的鲁智深”。
  称叶剑英是“吕端大事不糊涂”。毛泽东借北宋重臣吕端的美誉来评价叶帅。长征途中,张国焘想加害于毛泽东,幸亏叶剑英及时报信,毛泽东才得以脱险,在关键时刻挽救了红军。(摘自《1955共和国将帅大授衔》,欧阳青/文)
  
  邓颖超为越南主席做中山装
  
  越南胡志明主席同我国老一辈领导人之间友谊深厚。1961年,胡志明主席请邓颖超为他做中山装,邓大姐按照其要求,将衣服做好后让外交部信使带到河内。邓大姐的亲笔信如下:
  何(即何伟)大使转梁枫(时任驻越使馆翻译)同志:
  老人衣服已做好,连同原衣样一并装包好托外交部信使带给你,望收到后即交老人秘书,并电告我。
  邓颖超1961.4.3”
  1964年9月28日越南总理范文同到京,邓颖超来到宾馆看望。范向邓转达胡志明主席的问候,并说胡志明主席交代带来一些香蕉,请她分为3份:一份送给女同志,一份送给小孩,一份送给阿尔及利亚在中国的儿童,如他们不在,则请邓颖超全权处理。(摘自《世界新闻报》,马保奉/文)

相关热词搜索:捉迷藏 张国焘 李克农 李克农和张国焘“捉迷藏”等 李克农终身难解之谜 开国上将李克农

《【李克农和张国焘“捉迷藏”等】 李克农传简介》: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