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感悟生活网 > 吕布简介正文

(完整版)贺宽叶《晒书》

晒书

 

贺宽叶

 

 

 

 

那年回到乡下老家,院子里的情景让我很是吃惊:满院子满地都是书,一本本,一

排排,

一列列,

摆满整个院子,

只留出了窄窄的过道。

风吹过来,

书页波浪般哗哗翻动,

阳光打下来,

“波浪”有点炫目。泡桐淡紫色的喇叭花悠然飘落,钻进翻动的书页里成

了书签。母亲从书堆里站起来,挪开小马扎,摘下老花镜,慈爱地笑着说:

“我给你晒

晒书。

 

 

 

结婚前积攒的两大橱子书我都搁在了老家,没往城里运。母亲主动担起了保管的重

任。兄弟姊妹来拿书看,母亲都牢牢记在心里,及时催促他们按时归还。母亲上过“文

革”前的扫盲识字班,认识一千字左右,已经够用了。舅舅是文盲,出门举步维艰,由

此母亲深知读书的紧要。家里支出用度再紧巴,只要我说买书,母亲总是东挪西凑及时

给我。打小,农活再忙,只要我在看书,母亲绝不会派

**

活。母亲在和左邻右舍闲聊时

候,总是有意无意说一句:我儿子在看书呢。母亲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我是村里屈指

可数考上学、跃过龙门的农家子弟。

 

 

 

午后,我和母亲一本一本翻过书来,再晒晒封底那一面。母亲笑道:

“我看看我的

宝贝儿子看什么宝贝书。

”说着拿起一本荷尔德林《人,诗意地栖居》

,翻开扉页上我的

淘书小记念起来:

“在暮色苍茫里漫步辽宁师大校园,于樱花树影里邂逅小书摊,一腼

腆女生处理旧书,遇此书,半价购之乃去。

1994

4

16

日晚于大连。

”母亲翻了一

下,说看不懂就放下了。又拿起一本薄薄的

**

《乡愁的理念》

,是董桥的,照例还是先

念扉页我的购书小记:

“逛大学扎堆的济南文化东路,往来皆年轻面孔,间或遇到面熟

之老学生,颔首微笑。路东段三联书店济南分销店购董桥《这一代的事》及《乡愁的理

念》

,久慕董桥文名,今足愿矣。

1992

6

2

日。

”母亲慨然叹道:

“儿子啊,原来你

跑了好些地方啊,我都不知道。

 

 

 

母亲逐本翻阅着轻声读着书上的小记,几乎每一本都有来历,都有故事。母亲拿着

刘以鬯的《酒徒》咯咯笑着喊我过去细看。原来是多年前一帮书友聚饮后去市水利局庄

君家小坐,

趁庄君去沏茶的机会,

我们几个书友纷纷去她的书橱前窃书,

我一眼看见

《酒

徒》抽出来藏到了包里。回家后打开,见扉页上有庄君龙飞凤舞之小记:

“老贺赠王书

一捆,王大醉,余抽出几本匿包中。余亦大醉,半夜醒来,探手入包,书尚在,安心睡

去。

”一本我送出去的小书,在辗转了近十年后,居然以“窃”的方式重回我的手上,

真是奇妙。整个下午,母亲一直笑个不停。

 

 

 

那个初夏,

栀子花氤氲的香气里,

我和母亲坐在书堆里,

一本一本翻晒我喜欢的书。

母亲用棉布仔细拂拭着,

娘俩漫无目的聊天拉呱,

光影在从书本上抬头低头的瞬间消失。

栀子花开的时节,已经有点热,母亲用手背拂了一下额前的发,冲我一笑,她的白发斜

刺里探出来,让我心惊。

 

 

 

多年以后,母亲心脏病突发,溘然长逝。那两大橱子书我经常摩挲、翻阅,心里时

时蒸腾起无尽的思念。因为,每一本书上都留下了母亲的手印。

 

《(完整版)贺宽叶《晒书》》: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